一個感人的故事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19
  • 来源:日本成本人动漫片视频_日本成本人片免费AV_日本成本人片视频免费

  故事是這樣開始的:

  時間從2063年開始,某天,老頭到醫院收到瞭一張肝癌的通知書,通知書上說,老頭隻有1個月的生命瞭。他很沮喪,但哭瞭一陣後,他也就想開瞭,畢竟,自己的年齡不小瞭,已經有81歲的高齡瞭。之後,男人把通知書撕瞭,扔瞭,拄著拐杖,步履蹣跚的回到自己的傢中。

  他的妻子比他小一歲,一年前,因為一起事故變成瞭植物人,現在,隻能靠他喂水喂飯的維持著生命。由於女兒平時都很忙,老兩口的日子雖不缺錢,但也清靜,隻有女兒天天的電話成為瞭他思想的寄托。

  想著自己的體檢結果,又看瞭看躺在床上的老伴,他哽咽瞭,想瞭許久,終於,他做瞭一個決定:自行結束自己的生命。

  他:“那你怎麼辦?我的臭臭?我走瞭,誰來陪著你?誰來保護你?”

  想著想著,他的眼圈紅瞭,“要不親愛的,你和我一起走吧,我們夫妻去那裡相依相偎”。

  之後,他便從傢中找出瞭一盒安眠藥,將其中的所有藥片倒在瞭一個杯子中,等藥片化成瞭無色後,他把水分給瞭自己和老伴......

  女兒按時的打來瞭電話,但是,等待她的隻有“嘟...

  嘟...嘟...”的電話等待音。

  “每次這個時間爸爸都會等在電話旁,馬上接我的電話的,今天是怎麼瞭?”她疑惑道,“或許是爸爸去買菜沒有回來?不會的,爸爸雖然年齡大瞭,但還不至於忘記和我通電話的時間吧,難道......?”。一種不祥的預感湧上她的心頭......

  在醫院,醫生們正在全力搶救這兩個老人,由於老頭一直緊握老伴的手不放,所以,為瞭趕時間,醫生隻得用兩個擔架車並排推著。

  到瞭急診室內,醫生上瞭呼吸機,進行瞭一系列搶救活動。急診室內除瞭醫護人員急促的腳步聲,就是急救器械的摩擦聲。女兒和傢人在一旁哭泣......

  這時,老頭忽然覺得自己的身體很輕巧,平時疼的揪心的肝此時也異常的舒服。他不知為什麼會有如此輕松地體驗,感覺自己回到瞭年輕的時候......

  時間到瞭2001年,那是5月的一天,這時的5月是有7天假期的,他的一個異性夥伴約他出去玩,他問都有誰?夥伴說:有一個女孩,你也認識,是我的好朋友。於是他去瞭,便遇見瞭她。

  他們以前就認識,也是在學校認識的,但也僅限於知道對方叫什麼。

  有時候,女人的變化真的是很大的。上初中的時候,她還像個假小子,可是,過瞭4年,她已變得亭亭玉立,凹凸有致。而他雖然青澀,但也風采奪目。

  就是通過這次巧合的相遇,他們開始瞭一段美麗的故事......他們一起在雪中漫步,一起在雨中徜徉......

  正當老頭上前想要用手觸摸年輕的自己時,一道耀眼的白光閃過,場景換成瞭滿屋的紅色,抬頭望去,上面寫著“###與###新婚典禮”。

  伴隨著夢中的婚禮,他穿著筆挺的西服,挽著潔白婚紗的她,緩緩地從紅地毯上走來,在親朋好友的見證下,他們結成瞭最幸福的一對,隻聽他對她說:“臭臭,今後,無論發生什麼,我都永遠在你身邊保護你。”她對他說:“胖胖,我願意陪你走到生命的盡頭”說完,兩個最幸福的人擁吻在瞭一起。

  老頭看得樂開瞭花,眼睛裡再一次噙滿瞭激動的淚水。可誰知,又是那討厭的白光閃過,這次他睜開眼,看到的是他和她在吵架。

  “我就是喜歡這件衣服,雖然很貴,但我就是想買。”她說。

  “多貴啊,我們結婚4年瞭,我一直省吃儉用,一件衣服穿瞭三年瞭,都沒有換過,你倒好,過幾天就想換,有這些錢我們幹點啥不好啊,再說瞭,那衣服也不值這麼多錢啊”他說。

  “那我不管,我就是喜歡,我就是要買。”她嘟著嘴道。

  “那好吧,你看著辦吧”他賭氣道。其實他的心裡也覺得過意不去,畢竟,傢裡還是不缺錢的,房子有瞭,車子有瞭,還有瞭不菲的存款,但是,也許是他從小養成瞭生吃簡用的習慣吧,他嘴上說讓她看著辦,可心裡還是十分不情願。

  老頭心裡罵道:你這個混蛋,人生能有幾十年,人傢嫁給瞭你,不嫌棄你就算瞭,還要這樣對人傢......罵著罵著,兩行心酸的淚水嘩的一下流瞭下來......

  等老頭擦幹眼睛,不知不覺的來到瞭醫院產房的樓道裡,年輕時的自己正坐在產房門口的長椅上等著裡面的消息。這時傳來一陣清脆的嬰兒啼哭聲,男人按耐不住心中的激動,高跳瞭起來。沒有幾分鐘,產房的門開瞭,護士小姐抱出瞭一個嬰兒,並告訴他:她生瞭,是個女孩。他看瞭孩子一眼,轉身問道:孩子媽怎麼樣?護士說:大人孩子都非常健康。他這才深深呼瞭一口氣......

  老頭看著這一切,好想上前去摸摸嬰兒的額頭,因為,這就是當初他自己抱著的可愛女兒......“大夫,求求您瞭,能不能用最好的技術搶救我的爸爸媽媽?求求您瞭,我給您跪下瞭!”一陣急促的聲音吵到瞭老頭,定睛一看,正是自己的女兒和女婿在苦苦哀求著大夫。

  老頭一陣疑惑,女兒在為誰求情?目光一轉,突然發現瞭躺在床上的自己,我怎麼會在床上躺著?我不是站在這裡麼?

  這時,隨著“滴”聲的鳴叫,老頭身上的心電圖成瞭一條直線。醫生們趕緊做起瞭心肺復蘇,沒有一分鐘,老頭旁邊有一個久違而又熟悉的聲音:胖胖?我來瞭。

  這聲音太熟悉瞭,不就是我最最親愛的老婆“臭臭”麼?她在哪裡?老頭一回頭,看見瞭站在他身邊的“臭”,她變得漂亮瞭,也變得年輕瞭,仿佛又回到瞭2001年雪地中漫步的場景。他一把抱住瞭她,他不相信這是真的:“臭,你不是已經不認得我瞭....”話還沒有說完,躺在旁邊擔架車上的老伴身旁的心電圖也成瞭一條直線。

  “爸,媽.......”女兒撕心裂肺的喊聲響徹瞭整個醫院。

  他和她想告訴女兒不要擔心他們,因為他們又可以在一起瞭,但是,盡管他們怎麼喊,女兒和女婿仍舊旁若無人的在那裡哭泣......

  沒辦法,老兩口隻好無奈地走出醫院。

  抬頭望去,天空紅艷艷的,好像血色一樣,美麗極瞭。他們從沒有見過這樣美麗的夕陽。

  老兩口手拉著手向著世界的盡頭深情的走去.......